当前位置:中山教育信息港>资讯>教育动态
雪菊工作室:会课统编教材习作教学,玩转单元习作与习作单元
——雪菊工作室会课(第13场)活动侧记

  冬日暖阳,雪菊工作室会课如春,聚焦统编教材中高段单元习作与习作单元的课堂指导,11月27日在中山市实验小学汇聚了全市500多名教师共话习作教学中的难点与焦点问题。本次会课是雪菊工作室第13场,会课至今,工作室九大方阵轮番上场,从课外走向课内,从工作室核心成员辐射到二级成员,乃至非工作室成员也踊跃申请上课。掀起了中山小语越来越高涨的教研热情。

  会课有道:解决“有米有炊,不会下锅”的习作难题

  四年级学生习作面临的最大问题,一是不会捕捉生活素材,二是有了素材也写不出滋味。统编教材从“写清一件事”为语文要素,编排了独立的习作单元。

  实验小学黄艳冰老师执教了四年级上册第五单元习作练习“初试身手”《做家务片段训练》,课中直面作文的“训练”意识,对学生的习作给予有效的方法指导,使学生在写作中遵循一定的写作规律,形成写作的基本意识。黄老师的课紧紧抓住“写清一件事”中的核心事件——做可乐鸡翅,引导学生从食材组成、做法步骤、趣味结局三个维度写清一件事。教师通过视频引导观察,学生了解食材与基本做法。在这个层面上,学生语言表达呈现出来的是直接描述画面信息的单元一性。当回放视频,锁定关键画面时,动词的准确运用便在再次的观察中得到练习使用,语言的锤炼与画面和生动相映成趣。最有意思的是课至最后,视频中呈现出鸡翅烧糊的画面时,学生对事件的描述立刻进入情趣语言的表达状态。当“拟题”成为一种乐趣时,作文的题目在孩子的创造性思维与表达中意趣横生。

  五年级学生习作面临的难题与四年级稍有不同,同样是“写清”的要求,教材将焦点距离拉近,要求“写清一种事物”。从教材的编排中可知学生的写作要求在不断上升,四年级写一件事,是对整件事的起因、经过、结果进行基本描述,而五年级则是要求高度聚焦具体的物象,进行细微观察与准确生动表达。

  开发区中心小学杨艳老师以五年级上册习作《介绍我的语文书》示课,让一本小小的语文书散发无穷魔力,让学生将身边熟视无睹之物进行了微格观察处理,使“精准表达”成为有道可循的习作样态。杨老师一是拆解语文书,从封面、长宽高尺寸、目录、课文组成、词语表、生字表等各个部分进行细致观察,给予学生观察的方法与表达的范例,打开观察与表达的通道,学生在此中的口头表达能力得到充分提升。二是重构语文书,以“你从哪些方面来介绍语文”一个核心问题,将此前的零碎拆解进行重构梳理,对学生选择材料、处理信息的能力提出了新要求。课至简,意无穷,学生的习作呈现出来的理性言语表达状态,是课堂有效教学的重要标志。课至此,听课老师深深感到习作教学原来并不难,难在教师对课的思考、对学生的认识、对学习本身的认知。过此三关,静悄悄的课堂革命便成功了一半。

  单元习作中的漫画作文在五年级出现,同样是看图写作,与低中年级不同的是漫画的观察层次要更高,对漫画本身以及观察要求在五年级更注重学生与生活的联系,这不仅是对漫画的观察,也是对生活与自我的观察。

  西区广丰小学刘伟华老师以五年级下册单元习作《假文盲》示课,以华君武漫画为主体素材构课。刘老师构课至简,用意其深,以“画里”和“画外”两个层面的观察与思考就建立起课堂的立体思维与生动写作。课好!一是给予学生观察思考的方法。以画中人物的身份、神态、心理进行观察与猜想,人物的生动与漫画的主旨在细细的观察与有理有据的猜测中渐露水面。二是立足整篇习作的指导。纵观各类名师或一线教师的习作课指导,多以“片段描写指导”呈现,其中精彩各异,却难见全文真面貌。刘老师打破传统习作指导课的做法,以“全篇习作指导”呈现,让听课教师得见真实全篇的习作指导课,见想见之课态,甚是痛快!

  辨课有度:单元习作与习作单元的异同之趣

  辨课,是雪菊工作室会课中的必要环节,即是对课的尊重,也是课的价值再现与再度认识,更是提升教师教研能力的重要途径。西区铁城小学何宝华主持辨课,市实验小学杨笑、谭荣姬两位老师,三乡白石环小学邱运来,四位老师以三节课为例共话“单元习作与习作单元”,各抒其见,各详其思,思悟与追问,应答与质疑,30分钟的辨课将三节课中的隐性价值进行深度辩析,对外显的课堂现象与内在的价值导向进行梳理与建构,让听课老师在课后再次得到听课的收获。

  辨课,重在发现。杨笑老师与谭荣姬老师共话习作单元中的习作指导。两位老师发现,习作单元中的阅读文本是以写作为导向而排编,与阅读单元中的文本有明显不同的作用。《做家务片段训练》一课中,以单元文本《麻雀》为例,教师选取文中描写麻雀动作的词句,对学生在描写做鸡翅过程中的动作描写起到了示范作用。边学边写,学后再写,都是习作指导的方法,文本的示范性为教师的习作指导提供了很好的支架。

  辨课,重在追问。何宝华老师就以上两位老师的发现,提出“片段指导与整篇指导”在当前单元习作指导课中孰重孰轻?此一问激起两位老师深度思考,在一番讨论中,大家认识到片段指导是习作指导的重要形式,整篇指导更是老师们真正想看到、学生真正想学到的虚空地带。对于课堂教学的态度,不以取悦听课者为目的,以真正为学生学习而教,是教师情怀的另一体现。整篇习作的指导,是具有难度的,见得少就是因为难上,此次会课能见此一课,实为痛快!

  辨课,重在有法。邱运来老师对习作评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如何评价习作,如何以评促改,是习作教学中的焦点问题,亦是难点。以三节课为例,邱老师提出习作评改的有效性在于范例的有效使用,为学生的修改提供好的例子,能让修改产生真正的效应,而非作文教学必要动作的完成;习作评价的趣味性在于对写作素材的深度挖掘,学生对“趣”“生动”的认识只停留在哈哈一笑,而其中暗藏的事理才是生动幽默的实质。引导学生发现并说清事情,有时趣味便自然生发。

  梁雪菊老师的评课与总结,是会课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如何看课,如何辨课,习作单元与单元习作异同之根本何在,习作指导与习作呈现的关系何在,教学方法与学习需要的联结点又何在,梁老师为全市500多名老师一一道来,老师们听罢才觉更上一层楼的豁然。

  与一线课堂接轨,与老师们的教学需要接囝轨,与心中所向往的小语人最美的样子靠近,雪菊工作室会课13场,与课与人与语文皆为一心。

  
  

图片报道更多》